顶部菜单
公司简介
 
 
 
新闻中心
文章正文
天顺娱乐 - 注册登录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3-05 15:49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天顺娱乐 - 注册登录主管Q960882---《三叉戟》本月落下帷幕,自开播以来,一路保持高人气和高讨论度,成为2020年上半年很有话题度的一部作品。《三叉戟》选择了三位人到中年的“油腻大叔”作为故事的主角,在当下崇尚年轻化、偶像化的影视剧市场无疑是一次大胆的,甚至是冒险的尝试,从播出效果来看,观众给予了满身烟火气的三位老警察很高的热情。高口碑和高收视率给了行业一些新的启迪和信心,从这个角度讲,这个意义或许要更深远一点。在本刊采访了原著作者吕铮之后,我们继续推出两位编剧对《三叉戟》的观感,邀请刘毅和陶家璇谈谈他们眼中的“老哥仨”。

  作为职业编剧,我在读小说的时候,脑子里总是会下意识地盘算:这部小说,要是改成电影,我应该怎么改,改成电视剧,我应该怎么改。但是阅读《三叉戟》的时候,就没这些想法了:很简单,跟着人物走就好。《三叉戟》的成功,首先是人物的成功:崔铁军、徐国柱、潘江海三个“油腻中年”老警察,各自有各自的问题,各自有各自的盘算,但是他们的底色,始终是警察的底色。而覆盖在这底色之上的,是“人”的光辉:常人的喜怒哀乐,常人的七情六欲,常人的无能为力……

  很长时间以来,中国“警匪剧”里的警察,都不大像正常人:要么就是样板戏路线,红光亮一身正气,唯一的缺点就是忙于工作疏忽了家庭;要么就是美国电影路线,所向披靡出手无敌,只是心里有着种种阴影创伤后遗症……总而言之,不是普通人,没有人味。而《三叉戟》里的警察,除去他们的警察底色,他们就是生活中常见的“中年失意者”:曾经风光过,曾经意气风发,但是随着年岁渐老,技能退化,“老狗学不会新把戏”,雄心也渐渐衰退。油盐酱醋,取代了壮怀激烈,“粪土万户侯”,变成了为五斗米折腰,但是心里,淡淡惆怅的同时,始终藏着一股不甘、不服,就像奔流地底的岩浆,无声无光而炽热,只是需要一个出口,就来一场热烈的喷发——这一切,不光是老警察的困境和梦想,

 

  也是每个中年,甚至不是中年的失意者的情怀,吕铮的笔触,将这种状态细细描摹,克制而生动,警察的身份,给了他们一个直接面对邪恶的舞台,而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看到的,首先是人,是饱受了人生的毒打,还努力站起来不自量力地还手的人。这就是《三叉戟》的魅力,真实的人生,真实的人物的魅力。

  一直以来,中国的警察文学是远远领先于影视作品的,因为很多可以在小说表现的东西,影视都是被禁止的;与此同时,小说有所谓“文学的陷阱”:阅读很精彩,但是这种精彩,来自文学本身,是文字、思想,甚至韵律之美,很难被影像化。《三叉戟》的突出之处,在于他以鲜明的人物,突破了这双重障碍:不刻意渲染罪案和案情,避免审查的禁忌;生动而不空洞的人物,同样是影视作品的灵魂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《三叉戟》同时被改编拍摄为电影、电视剧,因为,无论小说,还是电影、电视剧,鲜明和富有魅力的人物,是创作的灵魂,是观众或者读者感情投入的根源——人物的魅力,是作品的全部魅力。

  刘毅,编剧,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。电影编剧代表作:《战狼》《战狼2》《我正年轻》《神警天降》《我的美丽乡愁》《活该你单身》《魔卡行动》等。

  2020年是公安题材回归之年,从《猎狐》《燃烧》再到《三叉戟》,每一部都引起了广泛关注。公安题材的电视剧是创作者比较喜欢的类型,因为,它能够通过生活了解人性的广度和深度。在某种程度上说,《三叉戟》的好看和耐看,就在于对人的挖掘,在于回归到电视剧的本质,讲好故事,塑造好人物。

  《三叉戟》讲述了昔日的英雄组合“三叉戟”退居二线之后因为战友遇害而重聚,抛弃前嫌而破获案件的故事。《三叉戟》之所以打动人,在于讲了好故事,好故事在于剧本的扎实,尤其是体现在极具专业性的细节处理上。剧本的扎实则来源于原著小说的精彩,这部剧涉及刑侦、经侦、治安个方面,没有深厚的警察生活体验是写不出来的。原著作者吕铮是一位人民警察,有着丰富的工作经验,故事讲得非常生动,语言也很有趣。这来源于他的基层工作经验和日常生活的积累。应该说,没有大量的生活体验和人物感知,是不能沉淀出老哥仨这三个人物形象的,他们都是从生活中来的,有着现实主义的质感,让观众有着很强的代入感。

  电视剧不仅要讲“好故事”,还要“讲好”故事,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讲“好故事”着重从电视剧剧本的层面去分析问题,注重故事编织的技巧,“讲好”故事侧重于对整个电视剧的结构、节奏、整体风格的把握。老哥仨跨越20年的战友情是打动观众的地方,英雄主义是电视剧想要呈现的内容,但这些都不是强行灌输的,而是通过平常的日常细节,甚至是喜剧化的方式来处理的,而且别具特色的是《三叉戟》每一集开头几分钟的“回忆”,既把老哥仨的情感基础展现出来,又把三人的成长经历呈现出来,更是通过历史来关照当下,把老哥仨的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韵味呈现出来。公安题材的影视作品自带严肃性,真实的有时会让人感到残酷,电视剧加上了一些幽默的色调,使得在讲述故事的时候,充满着内在的张力,大量加入喜剧元素,使得故事充满生活气息。正所谓“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,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”,老哥仨“相爱相杀”,互揭老底,就是一种表现。也正是这种有趣,有意思,在调节电视剧节奏的同时也让观众更多地去体会人物。电视剧中的一些细节就非常有趣,比如年轻时候一个健步就能翻身越过的墙,现在成为他们不能逾越的障碍,看着大背头嘴里咬着皮包,骑在墙上尴尬地左右摇摆,好不容易下来后跌跌撞撞的身影,观众都会心地一笑。

  判定一部电视剧的好坏,人物的塑造无疑是不可或缺的一个因素。如果一部电视剧结束后,观众能够记得其中的某几个人物,那么这部电视剧就算是成功的,难得的是《三叉戟》中的大多数人物都在观众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尤其“老戏骨”饰演的角色,可圈可点。每个人物不仅体现出了时代感、生命感,更是很个性地呈现在观众的面前。大背头擅长推理,但为了办案,经常会有些不择手段;大棍子勇敢率真,但有时候是那么不近人情;大喷子擅长预审,但又想着怎么多挣外快。虽然有着这样和那样的缺点,但面对危险时,多年的职业使命和责任感,会让他们自觉地去做一名人民警察该做的事,这让人非常感动,感受到他们肩负的光荣和梦想。

  曾几何时,影视剧过分坠入技术主义和视觉奇观的崇拜,过分追求视觉的冲击和情节的曲折离奇,有的强调悬疑推理,有的追求剪辑风格,反而对人物的塑造显得比较薄弱。《三叉戟》把重点放在了人物塑造上。它没有刻意营造紧张悬疑感,案情也没有那么惊世核俗,他们是人民警察,是家里的丈夫、孩子的父亲、单位里的老同志,比年轻同志有着更多来自家庭和社会关系的羁绊。这些让我们感受到他们身上的那股“烟火气”,这就使得这老哥仨让观众有着亲切感。“烟火气”一方面在于三位老戏骨的圆熟的表演,另一方面还在于“硬汉”形象背后的“虚弱”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保温杯里泡枸杞时刻在提醒他们不再年轻,而这也是我们周围所能见到的邻家大叔的形象。但如果只有这种“烟火气”,电视剧势必走向平庸。实际上“烟火气”背后的理想主义是支撑人物不同寻常的所在,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着一个英雄,他们不甘于平庸,这就造就出了“平常中的伟大”。他们虽然退居二线,虽然很平常,但不平庸,老哥仨初心不改,理想不灭。大喷子在获得个人二等功之后的一系列表现,虽然滑稽其实是其荣誉感、责任感、使命感的表达。

  一部好的电视剧首先要有正面价值的传递,同时要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,关注人的情感,只有这样才能与观众产生情感的共鸣。如果说往常的公安剧的英雄凸显了一以贯之、神性的榜样一面,那么重视审美感性,既体现日常生活中人性的一面,又强调精神信仰,即在烟火气中透露着理想主义,成为《三叉戟》的文化特征。

  陶家璇,编剧,中国政协杂志社总编室副主任。曾任中宣部第11届“五个一工程”电视剧评委,电影编剧代表作《审判》《稻谷风云》等。

脚注信息
   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金烽2_金烽平台|金烽2指定注册登录   | 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*768